微芯片國家間合作結束:現在中國、歐盟和美國正在單獨運行

                發布時間:2022-08-31

                在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戰爭之后,微芯片問題不僅對經濟而且對世界新的戰略資產而言已成為核心。然而,半導體的短缺以前就存在,其特點是提供的產品不足以滿足呈指數增長的需求。諸如大流行后復蘇、世界各地蓬勃發展以及結構性因素,首先是數字化在許多生產部門和社會生活中的迅猛發展。首先讓我們想想大流行期間視頻通話、視頻流媒體和在家工作的場景。更不用說缺乏芯片對日益數字化的汽車行業產生的影響。隨著從熱力發動機到電動發動機的過渡,數字技術將進一步傳播。它將隨著管理私人和公共管理數據所需的處理器和服務器數量的增加而增長。

                 

                烏克蘭的作用和替代解決方案

                 

                簡而言之,數字化轉型(例如需要新技術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綠色轉型)需要更高密度、更小型化的芯片。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戰爭使先前存在的短缺戲劇化。一個例子。氖氣、氙氣和氪氣在半導體生產過程中起著重要作用。直到2月,烏克蘭與 Cryoin 和 Ingas 公司在生產這種氣體方面處于世界領先地位。為了應對半導體供應危機,政府和公司進行了大量投資。幾天前,美國參議院以兩黨投票通過了Chips法案,該法案為美國的科學研究和在美國生產半導體的公司撥款 2800 億美元。除此之外,還有與日本的第二個聯合計劃,旨在重新啟動對最先進兩納米芯片的研究。需要明確的是,歐洲目前生產 40 納米芯片。

                 

                在歐洲和亞洲主導地位的投資

                 

                私人投資計劃也令人印象深刻:僅在歐洲,美國英特爾將在未來十年花費 800 億美元。臺積電計劃在未來五年內投資1000億。三星也同樣承諾投資1000億用來建設新的工廠。不過,國家和公司并不都做同樣的事情。芯片生產系統迄今為止一直基于國際分工:美國從事研究和產品設計;中國臺灣占主導制造,中國大陸負責組裝,韓國緊隨其后的是三星。

                 

                從相互依存到自主

                 

                到目前為止,簡而言之,國家之間已經有高度的相互依存、國際分工、協作全球化。但是,由于國際局勢日益緊張,風向已經改變。各國正在尋求更廣泛的工業自主權:這種自主權并不總是具有明確的經濟意義,但具有明顯的戰略目標。美國想要更加自治,歐洲和中國也是如此。因此,需要強有力的公共和私人投資。北京的目標是到2025年將國內芯片產量從 10% 提高到70%?!稓W盟芯片法》旨在將全球市場份額從10%提高到20%。

                 

                芯片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僅對技術的無形普及至關重要但也因為它具有戰略重要性,它促使國家和國家的企業在新的基礎上重新思考全球化。這種從相互依存到自主、從合作到對抗的轉變需要時間和資源,重新設計全球鏈的各個環節并不容易,而且成本很高。

                返回列表 下一篇 上一篇
                首頁

                首頁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關于我們

                關于我們

                產品中心

                產品中心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日韩AV在线一区免费超清